• 校園文化|“5?18國際博物館日”,探秘中國藥科大學藥學博物館

    作者:姜晨來源:新聞網瀏覽次數:76發布時間:2022-06-06

            518日是“國際博物館日”,今年博物館日的主題是“博物館的力量”。趁著這個日子,大家一同走進中國藥科大學藥學博物館,探尋館中與“藥”有關的寶貝,揭秘它們背后的故事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從遠古時代到現代,中醫藥在不斷發展進步。中國藥科大學藥學博物館里,不僅有長沙馬王堆出土的具有防腐作用的6味藥材,還有從美國、越南、朝鮮等國家,以及峨眉山、大興安嶺等地采來的蕨類、菊科臘葉標本,以及“高大上”的兒科灌藥器……甚至連一個不太起眼的藥罐,都是貨真價實的明代“原裝”。

     

     

            馬王堆漢墓“防腐藥包”成鎮館之寶

            19721月,中國考古工作者在發掘湖南長沙馬王堆一號漢墓時,發現了一具保存完好的女尸。歷經兩干多年仍未腐爛的女尸成為了輿論關注的焦點。女尸為什么能夠干年不腐?除了密閉的棺室、隨身穿戴的20多件衣服的“防護”之外,女尸手中握著的絹包意然也起到了重要的“防腐”作用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原來,絹包中包裹的正是中藥。這些藥物均被加工成不規則的塊段或細小碎片,歷經2100多年已變得外觀干癟、色澤暗褐,難以識別。雖然藥物出土后碳化成了粉末,但中國藥科大學的徐國鈞院士還是運用顯微鑒定等方法,從中鑒定出茅香、高良姜、桂皮、杜衡、佩蘭、花椒、辛夷、姜、藁本等9種藥材,藥大藥學博物館珍藏了其中6種原品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據悉,這6種藥物都被裝進小瓶中,向每一位前來參觀的師生展現著西漢時先進的防腐技術。這就是中國藥科大學藥學博物館的鎮館之寶。

     

            兩千年前的防腐中藥長啥樣?力保女尸不腐的藥材,如今都有哪些用途?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雖然出土的藥物已經碳化失去功效了,但鑒定出的幾味藥材有個共同的特點,就是都是含有揮發油類的中草藥,可以用來防腐保鮮。因此,在墓葬中使用這些藥物絕不是偶然。正因如此,也有專家猜測說這就是千年女尸保存不腐的奧秘。”中國藥科大學中藥學院教授賈曉斌介紹說,可以證明的是,2100多年前人們已會用中藥保存尸體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馬王堆出土的9味藥材可不單單是防腐這一種用途。”賈曉斌介紹,9味藥中,除了茅香和杜衡不算常用外,其他的7種藥材都有著各自的用途∶性溫的高良姜可以治療胃寒,同為溫性的桂皮現在更常見的是一種香料。佩蘭可以解濕氣,治療暑濕感冒。辛夷和藁本都有著解表作用,辛夷還能通竅,鼻塞時可以使用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至于更為常見的花椒和姜,現在被使用得更為廣泛的似乎是作為香料。但花椒除了作為香料以外,還有“殺蟲”、溫中散寒等功效。賈曉斌強調,中醫上的“殺蟲”并不單純指“真正的殺死一只小蟲子”,花椒除了可以殺滅蛔蟲以外,還能夠“止癢”。用花椒煮水后擦洗皮膚瘙癢部位,可以起到效果。至于生姜,同樣能起到調和的作用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雖然這9味中藥如今無一用作防腐用途,但賈曉斌表示,中藥防腐將是未來的“大勢”。在化學防腐劑“人心惶惶”的當下,如果能從中藥中提煉出相關物質來制作防腐劑,用在食品防腐等領域,無疑會是一次重大“革新”。能夠“有資格”作為“預備役”參選中藥防腐的后備藥材也被圈定,清熱解毒的丁香、金銀花、連翹,含有芳香類物質的桂皮、佩蘭、花椒等,都是“候補”。

     

            高大上的清朝藥鋪“本草堂”

            有藥店自然就少不了招牌和廣告。無論是常用來泡制中藥材的“謙益號紹酒”的招牌,還是借助了阿斗形象的“威廉士醫生”西洋藥局掛歷,或是各色各樣的泛黃廣告畫,都向大家展示了這同一方土地在不同時間坐標上的人文風貌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清末民初時街上的藥鋪是什么樣子呢?中國藥科大學藥學博物館特地還原了一個當時藥鋪的場景,門上方的牌匾上寫著“本草堂”三個大字,由真人蠟像做成的掌柜正在柜臺上稱藥材,身后的大柜子被分成了一個個小抽屜,抽屜上貼著藥名,方便按方抓藥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光這樣看,那時候的藥鋪和現在的中藥房也差不多。“確實如此,但當時的特色在于大門兩側的牌匾上的字——‘參茸桂燕 虎鹿仙膠精制飲片 膏丹丸散’。”中國藥科大學藥學博物館講解員吳琪說,前者指的是8種大家耳熟能詳的名貴中草藥材,后者則為不同的中藥劑型,兩者加起來其實是藥鋪給自己打的廣告,也就是說這些東西店里都有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杯口像眼睛民國時期“洗眼杯”不是酒杯

            洗眼睛還有專門的器具?在一個陳列著許多清代鼻煙壺的展柜里,原來,這是民國時期的洗眼杯,并不是用來喝酒的器具。仔細觀察,酒杯的杯口還真的像眼睛的輪廓。“使用前,先將專用的眼藥溶解在洗眼杯中,再仰面將上緣完美貼合眼部弧線的洗眼杯叩在眼睛上,這樣連眼瞼都可以一并清潔了。”講解員吳琪表示,洗下眼睛并不便宜,“那個時候專門有洗眼用的藥水,價格也不菲,一小包就要1塊大洋,而普通人家一個月的生活費也不過才幾塊大洋。”

            在博物館里,還有一個紅色的小木凳,工作人員介紹,這是中醫常用來壓鮮草汁的器具,又稱“壓”,“若不幸被蛇咬,用這個壓中藥草汁液,加點中藥粉末,內服外敷,見效很快。”據了解,江浙一帶的祖輩們小時候還用它來壓榨甘蔗汁、荸薺汁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瓷枕頭、兒科灌藥器明清醫療器具精致巧妙似工藝品

            現代社會兒童吃藥困難?讓兒童嘗不到藥苦的兒科灌藥器,你需要了解一下!

            在中國藥科大學藥學博物館里,還有許多瓶瓶罐罐、盆勺。講解員吳琪介紹,這些都是中醫藥常用的醫療器具,從最初的石制、瓷制器具到后來的各類金屬器具,反映了中醫藥的發展歷史,明清以來的醫療器具也尤為精致巧妙,像藝術品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這是明清時期的瓷枕,古代人常認為 '高枕無憂',所以,瓷枕都很高,而且很硬。”在一個展柜里,有一些瓷枕是空心的,這是為了放中醫藥材。“像失眠,可以放桂花、薰衣草在槽里,頭痛的話,可以放些決明子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有一個展柜放著許多勺子,難道這是古人用來吃飯的? “不,其實,這是晚清時期中醫外科用的兒科灌藥器。”講解員吳琪說∶ “你看,這把勺子是空心的,勺口上面有個蓋子,打開蓋子可以往里面灌藥,然后藥就順著勺柄直接流到喉嚨處,這樣,小孩子喝藥就嘗不到苦了。”在灌藥器旁邊,還有一個噴藥壺,壺身是用一層薄薄的銅做的,鼓鼓的,另一頭是細長的圓柱體,一擠就能像現在的噴霧一樣,里面的中藥粉末或藥汁就會噴出。據吳琪介紹,這個以前也是用來治療口腔潰瘍、鼻炎等病癥的器具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德國默克生藥標本,國內僅3套彌足珍貴

            眾所周知,中醫藥學是中國獨有的傳統學科,但研究天然藥物的卻不只有中國人。“國外也一直在研究植物、動物、礦物等生藥(即天然藥物)對人體的功效,只是他們的角度不完全一樣,國外的科學家喜歡從生藥里提取某種純的有效成分。”吳琪指著一個擺滿了圓柱形標本瓶的展柜說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原來,這個展柜里放著德國默克集團的一整套國際性生藥標本。默克集團是世界上歷史最悠久的家族性醫藥化工企業,也是世界上最早研究開發天然藥物的公司之一,其歷史可追溯到1668年。上世紀30年代,默克公司運用植物分類學方法,將世界各地的植物藥進行分類鑒定,規范標注拉丁學名,成為生藥標準藥材,行銷全世界各地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1936年國立藥學專科學校(中國藥科大學前身)成立初期,民國教育部花重金為藥大購買了默克生藥標本,學校教學科研便有了標準藥材樣品。“這里展出的260多瓶默克生藥標本是國內僅有的三套之一,歷經86年仍保存完好,因此彌足珍貴。”吳琪說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 藥學博物館里還有這些寶貝  鎖住時間的3萬個“生命標本”,86年滄桑積累而得

            隔著展窗,可以看清枝葉上的每一條脈絡,以及脈絡上的每一處曲折。它們有的被蠟封于紙上,有的被浸潤于水中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事實上,中國藥科大學還有一套比默克生藥標本數量更多、種類更齊全的天然藥物標本,那就是3000多種、5000余瓶中藥材標本和6000多種、25000多份藥用植物臘葉標本,這些標本絕大部分都藏在藥學博物館樓上的標本館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如果把標本瓶都換成書,這里儼然就是一個巨大的圖書館。值得一提的是,這5000余瓶標本并非一次性購得,而是中國藥科大學的師生們從創校開始,歷經86年不斷收集而來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它們是歷屆學生親自到山上采摘而得,他們采完藥后,就和教授們一起鑒別植物的科、屬、種,并且記錄其詳細的時間、產地、采集人以及拉丁學名等,然后才能放到標本瓶里貯藏起來。”吳琪說到這里非常自豪,因為全國各地的藥檢所做藥材鑒定都會從這里借標本進行比對。

    來源:2022年05月17日 新華網

    通訊員:姜晨

     



    青青操在线观看免费